最新地址 didi-n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酣畅的偷情性爱

酣畅的偷情性爱


酣畅的偷情性爱

莉莎坐在这家约定的小旅馆房间里已经十分多钟了,忽然门锁响了起来,莉莎紧张的站起来,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手里提着购物袋走进了房间,到了莉莎的身边抓起了莉莎的手,莉莎想开口说话,但是。

  「嘘…,我是亨利,你不用说什么,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我希望你能够放轻松。」

  亨利一面以手指点着莉莎的嘴示意莉莎别说话,一面轻声说着。

  莉莎只觉得原先因为紧张而熄灭的欲火就在这一瞬间又开始燃烧了起来,莉莎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因为亨利已经从购物袋里取出了一条布巾蒙住了莉莎的双眼,莉莎因为眼睛看不到而感到紧张,却也因为看不到而更感觉敏感与刺激。

  亨利轻轻着抓起了莉莎的双手用另一条长丝巾绑了起来,莉莎的嘴动了动但是没有出声,亨利可以感觉到莉莎的身躯轻微的在颤抖,亨利贴上了莉莎的身子轻轻的拥抱着莉莎,嘴唇从莉莎的额头开始轻吻,像鸟儿啄食一样的慢慢的吻到眼睛,然后鼻子,然后脸颊,然后耳朵,然后脖子。

  莉莎在黑暗中让亨利捆起了双手,莉莎想停止这种令她开始感到害怕的动作,可是她没有,莉莎很讶异自己心里对接下来的未知竟然充满强烈的期盼,她感受到亨利从她脸上到脖子上的情挑,心里十分肯定她自己没有出声是正确的选择,莉莎只觉得亨利在耳朵和脖子上不停的挑弄,又感觉到亨利强壮的手臂将她抱起来转了大约一个圈,然后向莉莎的身后走去,然后停下来。

  「我想与你分享一些新的尝试,你愿意吗?」亨利在莉莎的耳边吹着气说。

  莉莎轻轻的点了头,然后就觉得手被亨利向上拉起来不知道挂在什么地方,莉莎只觉得亨利离开了她的身边像是在调整什么,她觉得自己被向上不断的拉起来,直到整个身体直挺挺的站着为止。

  莉莎感到亨利又重新的回到了她身边,她觉得亨利在拉着她的裙摆,然后一个冰冷的物体靠在了她的大腿上然后向上一点一点的推动着,她不知道亨利要做什么,不过这样的新鲜刺激开始冲激着她的大脑,她忽然希望那冰冷的感觉能够持续这样走遍她的全身。

  那个冰冷物体开始向她的大腿内侧蠕动,莉莎忽然感到那物体每蠕动一下她的大腿束缚就少了一分,她省悟亨利是在用剪刀剪她紧窄的裙子。

  莉莎无法出声制止,因为莉莎在剪刀每次推进的时候都必须不断的倒吸一口气来平衡自己的欲火,她现在只希望那剪刀能快点让她双腿的束缚完全解开,莉莎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小腹是这样的敏感,就连剪刀刀背隔着内裤的划过与蠕动都会让她的小腹肌肉不自主的痉挛着向内收缩、她的双腿已经没有了束缚,但是依然紧紧的夹着并且配合着剪刀的滑动扭动着。

  亨利十分清楚莉莎其实已经到达即将高潮的边缘了,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这个女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反映她压抑已久的性欲。无疑的,亨利是个善于对付女人的高手,他对女人有敏锐的观察力,而上天也赋予了他傲人的雄厚本钱,亨利以此为生,他的手握着剪刀,慢慢的一刀刀的剪着女人的裙子,一面观察着女人的反应。

  对莉莎而言,现在身体的敏感度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她很希望亨利快点完成他现在的工作然后进入下一个阶段,但是莎利又很矛盾的希望这样的感觉可以持续下去,因为她感到自己竟然不断的在高潮来临的边缘来回游走着但是就是无法顺利的达到,她很享受这种感觉但是又希望快一点达到。

  莉莎忽然感到屁股一凉,接着她就感到亨利拉着她衬衫的下沿很快的向上裁割着衬衫,完全没有碰到莉莎的身体,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莉莎就已经感到自己的胸前已经敞开了。

  可是随即莉莎就发现剪刀的刀尖不是很用力的抵在她的喉咙上,慢慢的向下拖动。随着刀尖的滑动,莉莎不停的向内吸着气,直到刀尖离开她的身体。一刀一刀的,莉莎反复吸着气,忽然莉莎发觉刀尖停在她的肋骨旁,她知道这是准备解放她被束缚的乳房的时候了。

  女人的胸罩是C罩杯,但乳房的实际尺寸显然应该是D罩杯,亨利判断着,亨利对这种情形并不少见,只是要做接下来的事会需要比较高的技巧。

  莉莎觉得左边的乳房有一点痛,是那种刀背与乳房皮肤摩擦造成的痛,但是这却不能遮掩刀尖若有若无的与乳尖接触所传来的快感,这种缓慢的进度已经让莉莎开始要失去等待的耐性了,因为她已经在临界的边缘徘徊的够久了,她现在希望这样的挑逗快点结束。

  其实这整个过程所用去的时间并不多,正当莉莎觉得两个乳房都被释放的时候,冷不防的从乳尖上传来被啃咬的快感,她终于无法再忍耐的释放出了积压了两天没有达到的高潮。

  亨利也注意到了,因为这时的女人两腿紧紧的夹着,屁股一前一后的反复颤抖着,女人并没有发出预期的淫叫而是紧闭着嘴粗重的深呼吸着,而胸部不停的向亨利挺来。

  莉莎只觉得这高潮来的如此突然,她不想要停止现在的感觉,她用它现在能够做到的最有效的方式想要持续着这样的感觉,但是亨利竟然放开了她,她终于忍不住的哭喊着:「不要…呜…求求你不要学我丈夫一样突然不管我的感觉啊…哦…」

  莉莎难过的嚎啕大哭,但是随即便发觉亨利握住了自己的腰,而在股间一个滚烫的异物向她的阴户探索前进着,她急切的挺起臀配合着这异物的探索。

  「哦…天啊!」莉莎让这异物进入的一刹那发出了无法遏止的叹息。

  莉莎的阴道早已充分的潮湿了,她有被撕裂的痛楚感,可是那抵不过从她阴道传达到她大脑中高潮得以持续的麻痹感,她只想要亨利无情而持续的抽插。

  莉莎在法尔那里从来没有体味过从背后进入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从背后进入能使她不自觉的开始发出如野兽般的淫叫声。亨利沉下了身子双手抬起了莉莎的双脚,使得莉莎变成一个双脚一左一右向外打开让亨利抬着,而双手及上半身却吊挂在上面的姿势,莉莎刚想提出抗议就发现亨利的巨阳又已进入了自己的阴户。

  莉莎狂乱了起来,借着双手双脚支撑着的力量自己上下的动了起来,她的高潮一直断断续续的进行着,而且一次比一次让她更疯狂,无法停止的感觉让她不断的想要让亨利的阳具更深入的探索她自己还没发觉的深处快感。

  莉莎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她已经开始喜欢上黑暗中的快感了,不过这还阻止不了莉莎寻求持续高潮的动作,同时她藉由逐渐恢复的视觉开始看着周围,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就是一个男人从背后抱着一个女人双腿,而那个不断上下晃动的女人上身白色衣衫是一条条的,还露出了两只不算小的乳房,隐约中胸罩是横在乳房上的,莉莎在惊讶中醒悟过来那是一面镜子。

  莉莎看着镜中的自己,原先盘起的头发已经披散了,被剪成条状的上衣零散的挂在身上随着自己的动作飘动,乳房被压在已剪开但是未剪断的胸罩下,而乳晕和乳尖以自己从未见过的样子膨胀,自己的阴户正被一条巨大阳具进进出出的翻绞着,而翻绞的力量却是出自于自己的活动。

  莉莎再仔细看一下自己的阴户,更发现在阳具周围的地方也布满了白色的泡沫状液体,这些液体延流到自己屁股的最下方,似乎是一滴滴的要滴下去,莉莎心里没有其它的想法,只是奇怪的一直看着镜中自己的表情,那表情是说不出的淫媚,莉莎比较着自己和那天看到的黛丝,总觉得自己比黛丝更淫。

  亨利觉得这女人对高潮的需索是惊人的,他知道要想征服怀中的女人非得要卯尽全力不可,而卯尽全力后他有自信可以从这女人的身上获得更多而不仅限于交欢的费用,想到这里亨利抽出了分身把女人放到地上,解开了她捆绑着的双手将女人抱起走回床上。

  莉莎看着压在身上的亨利只觉得他的温柔,她的高潮还未退也知道亨利还未到达,她感到亨利又开始慢慢的进入了她,正当她以为亨利已经到达她的最底部的时候却从自己的体内传来令一波新的信息,那是她从未体验过的但是却是舒服的令她发狂的信息,信息传来的地方是在她以为是底部的更深处。

  而最强烈的信息是那深处的底端,她现在清楚的知道那才是她的最底部,因为每次亨利深入的时候她都有被撞击的感觉,那不是耻骨的相撞,而是明显的底部撞击,因为每次的撞击都是一次向更高的高潮推进的动力。

  莉莎开始无所适从的抓着枕头,亨利每次的推进都让莉莎感到心脏像是要从口里跳出来一般,而每次的后退却又将心脏抓回然后又由大小阴唇引发下身的震动,而在这两者之间的过程是平衡两者差异的舒适的摩擦,这种摩擦能够让莉莎满足也让莉莎觉得酸软,她不知道希望哪种感觉多一些,她希望的是三种感觉同时来,但是她更知道这三种感觉同时来她一定会疯掉。

  亨利知道身下的妇人已经快要进入真正的疯狂了,亨利用的是深入浅出的缓进方式,他一般用这方式来带动女人的情欲,他发觉身下的妇人身上有太多的未开发部位值得他去征服,在身下的妇人开始发出无意义的淫浪呓语时,亨利开始加快了速度,不过仍然用深入浅出的方式。

  莉莎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大声淫叫,她只感觉这三种感觉越来越靠近,这正是她想要的,随着三种感觉越靠近,莉莎的眼前就越黑,她努力的配合着想要使三种感觉融合,但是眼前越来越黑,使她有晕眩的感觉。突然她眼前全黑了,就在全黑的同时,莉莎知道自己成功的融合了三种感觉,那是美妙的、她眼前迸出了烟火般的多彩火星,莉莎感到幸福的全身暖烘烘的。

  亨利以极快的速度攻击着身下的妇人,他知道身下的妇人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妇人紧绷的身子挺得笔直、头无意识的左右摆动、双手紧紧的抓着枕头、嘴里喃喃的咿咿啊啊,而阴道却强而有力的收缩放松。亨利停止抽送,极力的忍住了射在妇人最深处的冲动。

  莉莎双手双脚死死的扣住亨利,喘着粗气,身体不断的发着汗,亨利也趴在莉莎的身上喘着,这对亨利来说无疑也是极辛苦的一次考验,对他而言这妇人不同于其它的淫妇人如黛丝之流,那些女人事实上只要有人能满足她基本上是不挑对象的,亨利等到身下的女人缓缓的苏醒后,才慢慢的在她耳边说:「高贵的夫人,我现在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莉莎。」莉莎不好意思的说。

  「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莉莎。」

  「当然。」

  莉莎为亨利的分身还在身体里没有消软的趋势感到惊讶,她想动一动,可是一动就立即从那深处传出令她全身酸软的舒适感,她现在消受不了但是也许等一会儿可以,莉莎贪婪的想着。

  亨利又开始在莉莎身上活动了,不过只是轻轻的抵磨着莉莎的最深处,莉莎无力抗拒这令人浑身发软的舒适感。

  「不要…不要…亨利,」莉莎说着,「你让我…休息一…下。」亨利没有停止他的活动,持续的磨着莉莎的底端,莉莎让亨利越磨越来劲,不一会儿就重新燃起了欲望,开始响应着亨利的动作。

  「莉莎宝贝,你能为我做一件事吗?」

  「什么事?」

  「我想要你到我上面来。」亨利说着。

  「好,可是我不会做呢!」

  「没关系,我会告诉你如何做。」

  说完,亨利抱着莉莎在床上一翻,把莉莎翻到了上面。

  「现在,你可以先用让你觉得最愉快的方法自己做做看。」莉莎根本不知道怎样做才会愉快,她只是趴在亨利的身上胡乱的摇晃着。

  「这样你愉快吗?宝贝。」

  「我不知道,但是我在试。」

  「你可以试试蹲着,然后从我的龟头浅浅的进出开始。」莉莎爬起来试着,对第一次尝试这样做的的女人而言莉莎无疑的很快就掌握了诀窍,虽然有点费力,但是莉莎发觉这样做很可以享受龟头边缘刮着她大小阴唇的刺激感,亨利握住莉莎的双乳作为支撑及控制莉莎的力量。

  虽然觉得阴道口有疼痛的感觉,但是莉莎就是无法抗拒这种充实而完整的快感,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阴户,发觉自己的阴户是肿胀着的,大小阴唇也肿的像是两对并排的水蛭,随着自己让亨利的龟头进出跟随着向里或向外翻绞,每一次她让亨利的阴茎完整的退出自己的阴户时,都会带出充沛的泡沫状液体顺着阴茎向下缓缓的淌流到阴茎的根部。

  莉莎有趣的玩味着自己的快感,随着快感的增加她也逐渐的增加了进入的深度。亨利用手示意莉莎采用背对着他的方式,莉莎顺从的转过身子但是换成了以膝盖做支撑的方式继续着她玩味快感的游戏。

  快感的增加速度极快,莉莎很快的就开始学着亨利全进全出的应付自己即将要到临的高潮,不过她发觉自己的深度似乎不足以满足亨利,特别是用这种背对着亨利的姿势,莉莎开始想尽办法要使亨利完全进入自己里面,她发现在亨利到达自己最深处时,只要自己的腰绕个圈子就几乎能让亨利完完全全的进入自己的里面了,同时这样绕圈虽然会使莉莎自己觉得浑身酸软,但似乎更可以使自己的欲望得到完全的满足。

  对亨利来说莉莎的欲望似乎没有满足的时候,但是另一方面,棋逢敌手将遇良材却是何等的愉快啊!

  亨利决定不管会不会弄伤这女人他都要一次把这女人收服,亨利起身让女人跪着,然后开始从九浅一深到提壶灌顶,一样样的在莉莎身上套用着。他看着莉莎由清醒着淫叫到陷入疯狂的狂喊,直到失神的软瘫在床上抽搐。

  对莉莎而言,她感到像是被卷入了大海中,只知道无数大小不同的高潮一波波的不断向她袭卷而来。

  当两人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快9点的时候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