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didi-n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爆发的男人

爆发的男人


爆发的男人

38岁的钱伟成,此时蹲在了厕所,给他3个月的儿子换尿布。而他家的客厅,一对男女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那个女人就是钱伟成的老婆,28岁的熟女少妇崔晶,她正坐在一个老男人的大腿上。那个老男人,就是钱伟成的亲爹,钱严。崔晶和钱严纠缠在一起,淫声浪语,不绝于耳。

  钱家的家庭关系很复杂,在这里需要说一下。钱严和他老伴都是离休干部,老俩口每月加起来领着一万多的离休工资,吃穿不愁。钱伟成夫妻俩下岗快10年,就和两位老人住在一起,靠老两口供养。钱伟成年轻时乱搞女人,多次患性病后,下面的阳具严重溃烂萎缩,彻底失去了男性性功能。

  儿子没了功能,公公便承担起了责任。钱严不久便迷奸了儿媳崔晶,多年未尝男人滋味的崔晶一来二去便和公公过到了一起。

  没过两年,钱严居然老蚌生珠,搞大了崔晶的肚子,让自己的儿子抱上了儿子,也算是给钱家留了后。这公公媳妇乱伦三年多,钱严的老伴陈静一直忍气吞声,为了家庭的面子,不敢吭声,如今连孽种都生了下来,老太太忍受不住,脑血管爆裂,瘫在了床上。这到方便了钱严和崔晶这对乱伦交,两人索性住到一间房,让钱伟成照顾床上的老小。

  钱伟成一边给自己名义上的儿子实际上的弟弟换尿布,一边听着客厅里自己老婆和自己老爹的对话。

  「晶晶,屁眼好的差不多了吧。空了几天,后面都长出赘肉了。」钱严坐在沙发上,贪婪地摸着崔晶的翘臀,如同一只发情的老狗。

  崔晶全身赤裸,披肩长发披散在肩头,全身仅有一条丝袜材质的黑色紧身九分裤套在双腿上,左脚穿着白色的高跟凉鞋,右脚地高跟鞋已经被脱了下来。她一屁股做到公公的大腿上,揽住钱严的脖子,用自己裸露的右脚来回摩擦挑逗公公的小腿,娇嗔道:「还说呢。刚生完孩子,也不让人家休息休息,不干阴户干屁眼,害人家肛门裂开,去医院都不好意思。」「好宝贝,乖宝贝。都是我不好,太心急了。不过过了半个多月,已经好了吧。来,我摸摸看看。」说着钱严把手伸进崔晶的紧身裤,触到了崔晶的屁眼。

  「讨厌……」

  听着一老一少,一对乱伦男女胡搞一气,钱伟成气不打一处来,心里骂道:

  「老畜牲,小骚货。当着我的面还恬不知耻地乱搞,最好缩阳,操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骂了一气,钱伟成冷静下来,转念又想:「老头子可不能死,现在靠着他和老娘,这加起来一万多的离休工资,这家还过的挺像样子。要是老头子死了,每月可少了一大笔钱。也不能瘫了,家里这一天床上的就让我忙不过来了,再瘫一个,崔晶那贱人可不会帮忙照顾!」

  钱伟成越想越气,可他的儿子这个时候哭了起来,气得他小声骂道:「小野种,哭个毛!」

  「钱伟成,你××想什么呢。小维平都哭了,还不快哄哄。猪脑子!」听到自己的孙子哭了,钱严大声训斥着儿子。他给孙子起名字也有意思,为了表现出和自己的特殊关系,孙子特地取了个钱维平,有伟的谐音维来代替。

  想起早上老婆和老爹乱伦搞在一起,自己还得忍气吞声照顾小野种。钱伟成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喝着二锅头。那对乱伦狗那女出去给小维平打疫苗,中午就钱伟成一个人在家,到了钱严夫妻俩发离休工资的日子,钱伟成的生活费也花的差不多,只能等着老东西回来给钱,自己只能吃方便面垫补垫补。

  「伟成,快给我把拖鞋拿过来!还有卧室里的内裤!」一听那么浪的声音,自然是他的老婆崔晶回来了。崔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无袖长T裇,腿上只有一条黑色打底紧身九分裤袜,老钱严有嗜好,不准崔晶出门穿内裤。

  钱伟成刚才骂地挺爽,听到崔晶的声音,立刻连个屁都发不出来,一溜小跑拿来了崔晶放在床上的肉色三角内裤,又把鞋架上的拖鞋拿出来:「晶晶,咱爸怎么没回来,二老的工资发了吧?」

  「还不是你这个弱智,怎么看的孩子。维平有点发烧,咱爸留在医院看着孩子呢?」崔晶一边说着,撩起T裇下摆,脱下了黑色九分裤袜。

  「哦,对了,这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没穿内裤,就这么裸着下身,崔晶无所顾忌地走到客厅中央,把手袋内的几张百元大钞扔在桌上。

  钱伟成赶紧跑过来,拿起钱数了起来,突然大叫:「不对,怎么才500?

  一直都是给2000的!」

  「你个SB,现在有了维平,家里开销大了,当然要节约了。再说,你吃住在家里,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崔晶一听钱伟成敢发飙,自己也不示弱。

  「操,一个小孩能花多少钱。肯定是你吞了!」钱伟成气不打一处来,想到自己天天戴着亲爹的绿帽子,扬手给了崔晶一耳光。

  「就是老娘拿了怎么样,现在的关系,我可是你娘。就你下面那个烂J8,连女人都碰不了,拿钱烧纸啊!」说着,倒在沙发上的崔晶抬脚踹向钱伟成的裤档。幸好脱下了高跟鞋,否则这一脚下去,钱伟成肯定得住院。

  钱伟成疼得直咧嘴,猛扑上去,撕开了崔晶的粉色T裇,把她的红色胸罩拽了下来。

  「你个王八蛋。你要干什么!」以往就钱伟成那龌龊样,崔晶哪能想到钱伟成会爆发那么大的力量,不由地推开钱伟成,不顾自己三点齐露,向大门跑去。

  一看贱人要跑,钱伟成如同下山猛虎,扑了上去,把崔晶摁倒在地板上。拿起手里的胸罩,用胸罩带把崔晶的双手紧紧捆绑在身后。

  「救命啊,杀人了!」崔晶吓得杀猪般大叫。

  「可不能让邻居们发现。」情急之下,钱伟成拿起地上那条崔晶刚脱下的黑色九分裤袜,拼命往崔晶嘴里塞。崔晶拼命地挣扎,使得钱伟成更加恼怒。钱伟成坐到崔晶身上,让她不好扭动,然后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把裤袜一点一点地塞进她的嘴里。

  费了半天劲,一条裤袜,竟完全塞进了崔晶的嘴里,撑得崔晶不禁把嘴张成了O型,腮帮子完全鼓了起来。嘴外面还露出点黑色裤袜,钱伟成再用力捅,实在是捅不进去了,却把崔晶堵得眼泪直流。

  「你个贱货,进屋再收拾你!」在客厅不安全,钱伟成拽起崔晶,把她拉近了钱严和崔晶的卧室。

  进了卧室,钱伟成把崔晶的双手举过头顶,捆在床头的立柱上。捆好后,取出了她嘴里的裤袜:「快说,钱呢!你把我的钱放哪去了!」「快放开我,我不知道。你爸就给你那么多!」崔晶没想到钱伟成发起疯来那么可怕,吓得全身发抖。

  「操,那老头子肯定是听了你的话,才会那么对我!快说,信用卡密码是多少!」钱伟成搜遍崔晶的钱包,里面没有多少钱,却有几张银行卡。

  「卡里没有钱,都在你爸那里。」一看卡被搜了出来,崔晶脸色一变,赶紧说道。

  钱伟成可不傻,一看崔晶的脸色变化,就知道卡有问题。他把皮带从腰上抽了下来,对准崔晶裸露的乳房,狠狠地抽了一鞭:「小骚货,还不快说!老子抽烂你的奶子!」

  一鞭子下去,崔晶疼得直咧嘴:「别打了,我说我说。密码是6个8,没一张都是。你快放开我吧。」

  钱伟成从崔晶身上爬起来,刚要去解开她手上的绳子,转念一想:「这个贱货,什么都干的出来。万一放开她,她跑去公安那里,告我抢劫怎么办?」一想到这里,钱伟成站起身来,阴森森地笑道:「让我放了你可以。不过我要给你穿上丝袜,怎么样。答应我就放了你。」「这个混蛋给我穿丝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崔晶心里怀疑,但为了妥协,还是答应了。

  「以前你最喜欢穿白色的丝袜,可惜老头子喜欢黑色的丝袜。好久没看到你穿白色丝袜的骚样了。」钱伟成说着,从衣柜里拿出一条白色连裤袜套在崔晶的腿上。崔晶不敢反抗,任由他为自己穿上了裤袜。

  「对了,你现在是不穿内裤直接穿裤袜的,你看我怎么忘记了。」钱伟成居然又把白色连裤袜脱了下来,扒下崔晶的内裤,重新为她穿上了裤袜。

  「裤袜已经穿上了,可以给我解开了吧。」崔晶被打老实了,说话客气了许多。

  「老子可没说给你就穿一双丝袜,一会你跑出去害我怎么办。你看这里有那么多丝袜,不给你全穿上,可惜了。」钱伟成居然打开衣柜和抽屉,把崔晶的丝袜都掏了出来。新的旧的,开封的没打开包装的,撒了一地。钱家父子都是恋足恋袜的狂徒,自然每天都要求崔晶这个美体少妇穿着丝袜。所以,散在地上的各色各式丝袜,居然有好几百双。

  「那么多,怎么可能全穿上。你快放了我。」这么多丝袜套在腿上,那不得出人命,崔晶急得大声说道。

  「臭娘们,还鬼叫,先给你嘴上穿一双长筒袜。」钱伟成从地上拿起一双肉色长筒袜。这是崔晶昨天穿着没洗的,上面还带着崔晶浓郁的体香。捏开崔晶的嘴,一只丝袜很快就塞了进去。一看没塞满,另一只丝袜也被塞了进去。钱伟成又拿过来一双肉色长筒袜,那是崔晶前天穿过没洗的。

  一只同样塞进嘴里。三只长筒袜被塞到嘴里,崔晶的嘴张大到极限,无法闭上双唇。钱伟成便把第四只肉色长筒丝袜摊开,想缠绷带一样,一层层蒙在崔晶的嘴上。由于崔晶出门时把头发盘成了一个少妇发髻,这反而方便了钱伟成,不会让丝袜包裹到头发。紧紧地用丝袜蒙好最后,钱伟成拿出透明的强力胶带,把丝袜在崔晶的脑后紧紧贴住,保证崔晶挣脱不开。

  「呜呜呜……呜呜呜……」崔晶急得大声呼叫。

  看到崔晶还是乱动双腿挣扎,钱伟成赶紧抓住她的脚踝,把她的双腿并拢用透明胶带紧缚。紧缚双腿后,崔晶再也挣扎不开。钱伟成把一双双长筒丝袜拿到床上。张开一只浅白色的长筒袜袜口,套住崔晶的双脚,慢慢地向上,一直拉到她的腰部,这样,一只丝袜便紧紧地包裹了崔晶的双腿。

  崔晶这个骚妇爱打扮,内衣丝袜都很讲究,买的全是高档货。一条只是长度到大腿的肉色丝袜,被钱伟成拉过了臀部,居然没有脱丝。双腿被丝袜包裹的如同美人鱼一般连体,崔晶又气又急,脚踝被紧缚,便拼命分开膝盖叉开双腿,企图通过扩张来撑裂腿上的长筒丝袜。

  只怪丝袜质量太好,就这样挣扎,仍然完好如初。钱伟成奸笑着说:「你个骚货,穿上丝袜就开始发浪,叉开大腿想男人上啊。我再给你穿几条,看你如何动!」

  拿起另外一条肉色长筒丝袜,钱伟成套到她的脚上便往上拉,又是拉到了臀部。两条丝袜包裹双腿,崔晶的动作幅度明显减小。钱伟成没有停下来,把床上的肉色和浅白色的长筒丝袜不断地往崔晶双腿上套。套了大约五十条丝袜后,崔晶的双腿再也动弹不得,如同美人鱼一般紧紧地并拢双腿,连脚趾也动弹不得。

  透过层层丝袜,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崔晶双腿的轮廓。

  「哈哈,看你现在怎么浪!」钱伟成累得满头大汗,站起身来,随手拿起一条肉色连裤袜当毛巾来擦汗。看到崔晶并拢双腿不停地扭动下身,钱伟成得意地大笑。

  「呜呜……呜呜呜……」崔晶气得杏眼圆睁,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叫声,像是在骂钱伟成是性无能。

  一个美艳熟女被捆绑的如同待宰羔羊一般,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不免新潮澎湃。可钱伟成偏偏已经丧失了男性功能,空有美艳熟女,自己却无所作为。想到这个,钱伟成恼羞成怒,拿起皮带,对着崔晶扭动的丝袜翘臀就是一阵猛抽。虽然包裹了五十条丝袜,可是皮带抽上去,还是疼得崔晶乱叫乱挣扎。

  「呜呜呜……呜呜呜呜……」崔晶眼泪直流,嘴里的呜呜声似乎是在求饶。

  钱伟成也抽累了,一想办正是,去银行要紧,就放下了皮带。

  「老子现在解开你手上的绳子,你要敢反抗,就拿条丝袜勒死你。反正你的腿现在也动不了。」钱伟成恶狠狠地说道,崔晶吓破了胆,赶忙答应。

  解开绳子,钱伟成让崔晶脸朝下趴在床上。钱伟成坐在崔晶身上,压住了她的屁股。他把两双灰色连裤袜卷成两个袜球,让崔晶一手一个握紧。

  崔晶握紧后,钱伟成用胶带把她的手贴好,让她无法张开五指,接着一手套上一条小一号的白色中筒袜,如同长袖手套一般。套好了中筒袜,钱伟成把崔晶的双手拧到背后,手腕交叉,用肉色长筒袜紧紧地捆绑起来。双手被紧紧束缚,使得崔晶不得不昂首挺胸。

  双手捆好,崔晶彻底失去了反抗挣扎的能力。看到满地的丝袜,钱伟成觉得不用实在可惜。于是,他拿起一条肉色长筒袜,套到崔晶的头上向下拉,一直拉到她的臀部,包裹了她的整个上半身。一条不过瘾,钱伟成又给她套了一条。

  就这样,一条接一条,先是从头到脚,然后又是从脚到头,接着又是从头到脚。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地上的长筒袜被处理光了,崔晶全身上下被套上了一百多条肉色长筒丝袜。好在都是优质的名牌薄丝袜,一百多层丝袜包裹后,崔晶优美丰满的身体曲线仍然可以完全展现,隐约可以看到她恐惧痛苦的俏丽面容,真是一件不可夺得的艺术品!

  把崔晶推到了地上,钱伟成用力踢了踢她那被一百层丝袜包裹的翘臀:「贱货,让你好好在家爽爽。老子去拿钱去!」

  关上大门,钱伟成扬长而去。屋里只剩下被捆绑手脚,堵嘴蒙嘴,百层丝袜包裹全身的崔晶,又气又怕,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晶晶,我回来了。」钱严打开房门,回到家里。他是离休,医药费全部国家报销,所以,就给他的孙子钱维平在儿童医院要了个加护病房单间,开自己的名字让国家掏钱。

  没有人答应,钱严心里感到奇怪。来到自己的卧室,看到满地的丝袜,还有一个被上百条丝袜包裹的女人,钱严吓了一跳。遭小偷了,不能,小偷怎么只翻丝袜,还这么捆绑女人。

  钱严转念一想,八成是钱伟成这个兔崽子跟儿媳吵架了。公公玩儿媳,这儿子能愿意么?一想到这些,钱严就安心了,仔细一看被丝袜包裹的那张俏脸,果然是自己的小宝贝,老头子这下就安心了。

  「哈哈,小宝贝。是不是我那个没良心的儿子,把你包成这样。别害怕,我这就来英雄就美。」摸着被层层丝袜包裹的翘臀,钱严心中涌起野性的冲动。

  「先救我小宝贝的屁股,可别给憋坏了。」拿着一把小剪刀,钱严小心翼翼地剪开了一层层丝袜,露出了崔晶雪白丰腴的翘臀。解放了屁股,崔晶赶紧扭动全身,希望钱严把她从丝袜中解救出来。可这个时候,钱严却停了手。

  「好啊,小骚货,还骗我说屁眼的伤没好。你好,早就痊愈了。不行,不能放过你。先让我干上一炮,在放你。」说着,钱严扶起崔晶,让她上身紧靠着双人床的床沿,蹶起屁股,接着钱严挺起自己的阳具,狠狠地插进崔晶的屁眼。

  猛烈的抽插让崔晶疼痛难忍,钱严不知道,崔晶的肛门处伤口虽然痊愈,可是肛门内大肠壁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没过多久,屁眼内流出了鲜血。可是钱严此时性奋异常,哪里顾得了这些,不顾崔晶疼痛,自己的阳具仍然在剧烈的抽插。

  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崔晶不停挣扎扭动,可是一百多层的丝袜包裹,让她的身体如同被固定在了水泥中一般,从外面看幅度小得如同发情时的蠕动。面部被近百层丝袜包裹,空气不流通,再加上嘴被丝袜塞满封紧,崔晶仅仅靠着鼻孔费力的呼吸,哪里经得住如此的折磨。

  不一会,呼吸困难的崔晶,引发的心脏病发作,昏死过去。钱严直顾着自己爽快,也没注意到丝袜中的崔晶是死是活,直到自己连射多次后,才拔出自己的阳具。把崔晶翻过身来,钱严才发现儿媳已经没了呼吸。一紧张,老头居然爆了脑血管,瘫在地上。拼了最后一口气,老头拨通了110……五分钟以后,公安民警来到钱伟成家里,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裸体女尸,身上被包裹了一百多层肉色长筒丝袜,肛门处被人肛奸至出血,很明显,这女人属于被人活活操死的;一位离休干部,下身赤裸,阳具上流出黏稠腥臊的精液,瘫在地上动弹不得,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钱伟成兜里揣着两万多现金,回到家中,被公安干警直接带走……

【完】